至上のゆりかご

出来るだけ一緒にいたい。
2010年08月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2010年10月
TOP ≫ ARCHIVE ≫ 2010年09月
ARCHIVE ≫ 2010年09月
      
≪ 前月 |  2010年09月  | 翌月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Comments(-) | Trackbacks(-)

預定計劃。

很想寫不過看狀況到十月中前我應該都擠不出時間寫(←為段考所苦的迷妹)
但是身為迷妹,看到別人家的迷妹都在寫,輸人不輸陣,更何況本人最近已經進化到連噗浪的暱稱都改成佳嗣迷妹怎麼可以不寫!!!!!!!!!!!!(←驚嘆號也太多了這位太太

不管啦~~我要寫我會寫,反正可以寫的點還很多!!!!!!

以下預定計畫。

1.中村佳嗣的二三事。(上次只寫了很嚇剋的Eins:Vier
2.lynch.葉月迷妹的追星事蹟(因為最近對葉月的愛加,實在很不忍心看他的迷妹光芒被過閃亮的M氏少女吃掉
3.春老闆在滋賀祭上收服的sadie迷妹美月(跟第2點還有梗可以提呢

那麼暫定是這樣,等我順利從月考的苦難脫離之後再回來補(眼神死)
呃....不過我手上還有很閃的春老闆M迷妹對談的梗可以講,但是我懶得翻噗浪回來寫了(被揍)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やぱり....

去不成了呢。


知道最後的答案是在正準備出門跟大親友吃飯時,說驚訝也不盡然(本來就有面對最壞的心理準備),但還是不想放棄,即使明知道朋友已經在樓下等我很久了,仍然在家裡跟我娘進行最後的溝通,講到最後差點失控大吼,不過我忍住了,只是很平淡的說了句「嗯,這樣嗎?」就抓起包包走出家門準備赴約。

在這過程中我本以為我會哭的,卻意外的連鼻酸也沒有,完全陷入連哭都沒辦法哭的狀態,預料之外的平靜,但這幾天狀況本來就不好的身體還是被影響了,再加上昨天晚睡導致的精神不濟,今天集中力完全不足,後來甚至提早結束今天的約會...真是對不起特地趕過來的友人,如果妳有在看這裡的話,請接受我的歉意。


說真的,我很難過,並不是心疼那浪費掉的一千五,而是難過我沒辦法去看他們。
D'ERLANGER,我心目中的神團,我這輩子第一次看到神的機會....
ごめなさい.....本当に...

我真的真的很想看到大D,也真的真的很想去玩...直到LIVE前一夜我都還很開心的跟友人聊著我要站Cipher側,我要等出待,我想握kyokyo的手等諸如此類的妄想,為了這場live還事前拜託友人講解從捷運站出來後的路線給我聽,也去要了手機號碼以免我這個笨蛋到時候走錯方向會在那附近迷路。

可是現在說這些都沒有意義了,真的連一點意義都沒有了。

所以我晚上一開電腦看到大家快快樂樂的出發的噗就開始絕望大哭。

如果可以我也想叛逆的隨便找個藉口騙我娘,然後拿了證件就衝去the wall領票看live,可是不行啊,我的理智不容許我做這種事。
再者,如果行的話,我也很想沮喪的大吼說如果這樣也不能討妳的歡心的話,那我乾脆不要這麼認真唸書算了。可是這樣也不行,live是live,人生是人生,不能為了誰而放棄誰。


一直到現在,我還是無法遏止我的眼淚掉落。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對不起。

God bless us.

3844241_36d557511974db1188b1019f5f5c9a3a.jpg

「吶,妳看,月亮少了一角呢。」
「那一定是被妖精吃掉的。」


聽著友人這麼說的我不禁笑了。
吶,不覺得很美嗎?只是單純的手震卻被兩個少女解釋成這麼綺麗的故事。

好像浪漫過頭了,但我覺得人生就該是這樣。
在一生只有一次的少年時代,不該是遵守別人所定義的生活態度這樣單調乏活地活著,即使那樣比較容易得到他人的認同,比較不會遭受責難,我也不願意成為這樣的人。

我所冀望的高中生活不該是這個樣子。

我知道就整個大環境的狀態而言,我無能為力;即便我能,我也不是那種有辦法帶頭反抗試圖拿回來屬於我們的權利的人,所以我只能看著台上那些耀武揚威的人,咬緊牙關,用力地吞下每一分的怒氣。

每當這個時候,我就會想起他,想起清春與他讓我認識的夢。我對夢的熱愛源自夢後期那種狂放不羈,中二病式的風格,因為那是我永遠達不到的境界,才會如此尊敬他們,甚至將自我投射至那之上。

嘛、主題好像被扯遠了。

幸福其實很簡單。

忘了是誰說的,他說,活在這個時代的迷妹很幸福,因為在這個科技日新月異的二十一世紀,我們所擁有的資源是以前的十倍甚至是百倍。便捷的網路所帶來的絕不是只有追星方便這麼簡單而已,更多的是透過無形網絡拉近的距離所接受到的感動。

因為有AMEBA PIGG,所以有了可以不期而遇的期待。
因為有推特,所以迷妹可以面對面地跟bandman聊著許多日常瑣事。

然而這所有的所有都是前人所得不到的,我記起了,剛剛的那句話是MAO說的,迷妹歷十六年的他比誰都懂得迷妹想要跟愛慕的bandman接近的心情。

我一直覺得這一切並不是理所當然,因此我始終都是以感激的心態來看待這些事情。
也就是這樣才會被那個人的行為感動到想哭吧...

面對bandman即使我日文再爛,我還是會堅持用日文,因為不希望帶給他們閱讀上的困擾,可是他卻改變了一切...一開始是看到他跟別的迷妹也是用英文聊天才會選擇用英文回話,本來想說如果留言被忽略的話就改用日文,但他非但沒有忽略,還很認真的用英文跟我聊天。
就算我的梗很爛也都是老梗,他還是願意跟我聊,明明就只是天氣之類可以忽略的小事呀...

再這樣下去你要我怎麼捨得讓你走?
當我看到你對來問你(已經決定要退團的)樂團的事的迷妹說phase faith是四個人的那一瞬間,真的很想大哭,為什麼你還是這麼溫柔的在扶持著這個樂團呢...你越是這樣子大家就越不想讓你走啊,NAO桑。

我真的對溫柔的人很沒有抵抗力呢...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我能是在你夢想之路上守護著你的那群人之一,真的很喜歡很喜歡這麼溫柔可愛的NAO。

每天都能跟你聊上一句話真的很開心呢,雖然你從不知道你的影響力有這麼深,但我知道就好了(笑)

像這樣的夜,思念如潮水般翻滾不息。

十分鐘前寫完給支援上田竜也LIVE的MASAMI的站內信,在信裡提到了友人為他做的小東西,是他很喜歡也一直很想要的東西,至於是什麼因為怕寫出來會引起某些爭議所以就不公開提及了,總之是LIVE上用的到的東西就是了(笑)


寫完之後還是習慣性地點入那個小圈圈裡看看會不會有什麼新消息與大家的思念,看到有人提及才驚覺了原來已經兩個月了,距離那天已經兩個月了...我們已經整整兩個月得不到半點他們的消息了。

不知道他們是否安好...在小圈圈裡發言的大家都是抱著這樣的心情,寫下一篇又一篇的想念,擔心著兩人的生活狀況身體健康,就像苦苦等著遠遊的心上人回家的少女,即使明知道他們看不見,也還是堅持寫著,原因無他,只是希望有朝一日他們想起這個地方時會看見還有這麼多人在守著這微小卻厚實溫柔的愛。

吶,我多希望你們知道...只要還有那麼一點可能性,我們就不想也不會放棄那個山下兄弟復歸的希望。
還是好想看你們唱歌、看你們跳舞,好想再見到那單純可愛的笑顏。

o0480085410601494676.jpg

當初過度開心而忘記存下其他照片,以至於我手上就只剩下這麼一張,兩人跑完馬拉松並肩微笑的照片。


真的好久不見了...當初小小隻的玲央已經是個比哥哥高的大男孩了。
我還記得唷,雜誌上或是電視裡小小一隻說著喜歡哥哥的玲央,還有無比認真的翔央。
直到現在我有時候閉上眼睛都還會看見,那一年後被拋棄了,一個人孤孤單單站在舞台上表演的翔央,那是不管多熱鬧的氣氛,都無法順利融入台上既定的團體裡的...只屬於yayayah的,最喜歡最喜歡的翔央。

還是好想好想你,只要一想到心臟就會糾結疼痛。
到底要到何時才能再相見...我只是想見你一面,想對你說聲「謝謝。」想把四年來自你身上汲取的透過話語還給你。


對著漆的夜空,我還是想著今晚的你究竟身處何方?有沒有好好吃飯,有沒有好好睡覺,有沒有好好照顧身體...好希望你能幸福你能快樂...
因為我是多麼的喜歡你呀,從四年前到現在都是...一輩子都想當你的飯,我是認真的。

最初から最後までのありがとう。

最後的最後,還是無法為你做些什麼,雖然你說『能去的話請前來參戰。』但身為海外迷妹,又是沒辦法自主的高中生,真的很對不起,得讓你失望了,可是請你相信我,我是真的很想很想飛去日本看你,看最初也是最後還有你在的phase faith ONE MAN LIVE。

別說什麼對不起,你沒有對不起我們,你只是執著於你的理想,為了理想而不得不做出這樣痛苦的決定,沒有人會怪你的,真的...
因為對我們來說,從最初到最後,你都是phase faith最棒的鼓手,也是我們最喜歡的NAOさん。

即使今後會走向不同的路,也希望不管身在何方都能做你最想做的事,完成你心中的理想。

沒辦法去送你我最難過的是不能跟你說。
『辛苦了還有謝謝你,你是phase faith永遠的驕傲。』



---
說實話,不難過是騙人的,即使我對NAO沒有像對其他三人那般的熟悉,還是很喜歡呀,因為phase faith是我第一個追的indies團,直至現在我還記得第一次聽見他們的歌時的驚艷,那種表現手法完全不比現在某些major團遜色,真的就跟當初推薦給我的友人說的一樣,真的很讓人期待他們的未來呢。

喜歡上之後緊接而來的是發摟網誌,不敢直接加好友只敢默默用讀者功能追蹤的我,總是被這團的可愛給逗的哈哈大笑,也曾為了LIVE參戰人數過少而擔憂,還曾因為他們為了打知名度而去傑克箱場外發LIVE宣傳單,感到心疼(即使我知道那是必經之路),更曾為了他們立下的目標(在2011四月無法達成200動員數就要解散),感到擔心不已...

但有時候,當我看見他們的動員數有所成長(雖然還不是很快)時,會覺得驕傲不已,因為這是個腳踏實地,一步一步憑著自己的努力往上爬的樂團啊!比起靠經紀公司捧不會吹灰之力就能打出知名度的樂團,我更喜歡的是像phase faith這樣雖然得辛苦地打拼卻比誰都還要認真實在的樂團....我自己是這樣認為,我在這方面受某人在後期的言論影響很深(笑)

畢竟,不被了解(堅持)的才是最浪漫的,不是嗎?

看到NAO自己在那篇聯合聲明下寫的話,還是很心痛。
他的離開雖然是為了自己,可他還是深深愛著這個樂團,因為直到最後他都還在思索著留下的可能性,就算真的逼不得已得離開,他都還掛念著那不到兩百人的動員數就要離開的誓言...

看到他說『この9/22のワンマンライブで身を退くことが最良のタイミングだと判断した次第です。』還是很難過啊,還是很希望他能留下來,還是很希望明天一覺起來phase faith的團員依舊是這四個可愛的男孩。

但這已經是鐵的事實了,即使是惡夢也還是現實。
已經再也回不去了...像黃金般燦爛的美麗時光。



最後的9/22衷心希望無論是台上的成員還是台下的迷妹,都能有個最棒也是最後的回憶(合掌)。

(聯合聲明收下方)


溫柔的你連眼淚也令人心碎。

如果可以的話,我真想衝上前揪住那四人的衣領,用力地揍他們一拳。
就當作是為你、為如此溫柔的你,出一口氣也好;但溫柔如你,即便到了最後也還用自己的方法守護著他們的你,一定會衝上前制止吧...


而你越是這樣,我就越捨不得。


吶,知道嗎?
你的溫柔,映在迷妹的眼中,其實是道還無法痊癒的傷口,鮮紅的血液隨著你的話語滴落,刺痛著內心深處最柔軟的地方。
我無法逃開,只能看著你,心疼地流著眼淚。


吶,葵桑,我最親愛的葵桑,你知道嗎?其實我一點都不希望你這麼溫柔。其實比起溫柔,我更希望你生氣,至少生點氣也好,看你這樣把所有的苦都往肚裡吞,迷妹的心真的好痛。
映在你眼中的是怎樣的我呢

雅

Author:雅
1994/06/17。
台灣台北在住。
FJU★日文/法律。
標準的雙子性格。

組成為悲觀與寂寞。
無宗教者。


認為自由是不可或缺也不能被剝奪的事物。
討厭別人將價值觀強加在自己身上。

喜歡政治。
喜歡閱讀。
對歷史事物近乎迷戀。


Kiki&Lala收藏重度成癮者。

☆★★☆

♡Jonny's♡
タッキー&翼一生推
少年隊


主擔:今井翼
   東山紀之



♡樂團圈♡

清春。

中村佳嗣。

黑夢。

alcana。

Enis:Vier。

D'ERLANGER。

鈴木新♡♡♡



♡H!P一生推♡


早安少女組。:

3期‧後藤真希。
11期‧小田さくら。
12期‧牧野真莉愛。

℃-ute:

鈴木愛理。


ダルビッシュ有。

☆猿☆
#7


★☆☆★

村上春樹。
朱少麟。

お約束♪
「いつか会える事を願ってます!」
♡alcana♡
alcana_cd02.gif alcana 2nd minialbum 「lazli」
通往未知世界的入口
等待的只是散落的話語

平行線在此展開了交集
試圖以數字留下那麼一點痕跡
POWERED
Template by
FC2ブログのテンプレート工房
Design&Customize by
Pretty Heart-blog
Material by amu*ca
Powered by FCブログ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